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优博娱乐场
查看: 1|回复: 0

花落红尘

[复制链接]

2万

主题

2万

帖子

7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79264
发表于 2017-7-18 04:40:4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
   
    花落红尘
      
   
      
    在一座四面环山、绿荫蔽天的小山沟里,住着好几百户人家。他们祖组辈辈过惯了终日与山相伴、与水为邻;过惯了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的贫穷而又平静的生活。他们不知道山外面的天有多高、地有多宽,他们几乎与世隔绝。就仿佛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。
    一条清澈的小溪从村前流过。青山绿水相映成辉,真是一个山影、水影伸手可鞠的美丽的村庄。
    阿桃就住在这个村子里。她是村西头外号叫张老侃的独生女子,今年还不满十七岁,正读着高一呢。她不仅能读书,人也长得犹如村前的小溪一样水灵、俊秀。村里人都说张老侃的命好,养了这么一个貌若天仙的女娃子。二天肯定有享不尽的福。
    几年前,张老侃进了趟县城,便把自己眼所见、耳所闻的新鲜事给带了回来。他还把山外面的巨大变化像说戏似地讲给村民们听。尤其是农村人进城打工的事,顿时让这个沉寂了几千年的小山村燥动起来,惹得一向循规蹈矩的村民们纷纷效仿。一时间,先是青壮爷们,后是年轻的女人们几乎都跑到城里打工去了。
    大家在逐渐尝到甜头后,无不感谢张老侃.都说是他带回了致富的种子,是他唤醒了沉睡的山村,是他改变了全村人的命运。也都在心里默默的、真诚的为他祈祷:好人一生平安!
    可是,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
    在一个傍晚时分,张老侃被人用自制担架给抬回来了.他是在一个建筑工地上干活时,自己不小心从高至三楼的脚手架上掉了下来   阿桃也从这天起,变得心事重重。饭吃不下、觉睡不好,书也读不进去了。整天里满脑子想的全是父亲,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父亲倒下、看着这个家垮掉吗?
    终于有一天,再也憋不住的阿桃走进了父母的屋里。
    “爸,妈,我不想读书了,我要进城去打工挣钱,给爸看病。”懂事的阿桃见父母一筹莫展的样子,见被伤痛折磨的都变了人形的父亲,她毅然作出了辍学打工的决定。张老侃一听就急了,赶紧说:“要不得,咋个能喊你去打工啦。你书读的北京白癜风医院可以治疗吗好好的,我和你妈还指望你读了高中、读大学,二天有出息。你可是我们家的希望啊!”
    阿桃心里也明白,自己要是真的不读书了,父母一定会很伤心、很失望的。而且,想要凭借读书这条路走出山沟的梦想,也将会永远的破灭了。她是不甘心父辈们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耕生活,才刻苦发奋读书求学的啊。可她更明白,自己的前途再重要,也没有父亲的健康重要啊!
    阿桃想好了,她一定要挣钱治好父亲的病。让父亲重新站起来已成了她最大的愿望。于是,她把内心的想法一一的告诉了父母,并请求他们答应她。
    事到如今,好象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。倒了顶梁拄,失去了唯一的经济来源的张家夫妇无奈之下,只好忍痛同意了女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儿的要求。
    阿桃是和村里另外两个小姐妹一起进的城。她俩一个叫菊香、一个叫红丽。有她们和阿桃做伴,这多少让阿桃的父母放了些心。
    第一次踏上城里的土地,见着什么都觉得新鲜。白天,那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、冠盖云集的商场和数都数不清的男人、女人;到了晚上,那让人眼花缭乱、缤纷四射的异彩灯光。这些只能在梦中相见的景色,现在就真真切切的展现在她们的眼前。可是,谁也没有心情去欣赏。她们只有一个愿望:尽快找到一份工作。
    一天傍晚,阿桃一行三人不知不觉的来到了一家“安逸浴足堂”门前,见两旁分站着两位漂亮的   这时,阿桃壮着胆子走近迎宾女,神态大方的问:“请问,你们这里还需要人吗?我们是来打工的。” “请上二楼,找一个姓吴的经理。”一迎宾女依旧做了个手势,只不过话语不再像刚才礼貌了,而显得有些呆板。
    “谢谢了。”阿桃一边感激的道着谢,一边领着红丽、菊香穿过大厅,向二楼走去。
    老板是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人。他见阿桃她们个个年轻、漂亮,且单纯、朦胧。尤其是阿桃,仿佛一朵梨花压海棠,恰似一片芙蓉出水来;二天肯定是棵摇钱的树。就答应聘用她们。不一会,一位二十几岁的女领班把她们带走了。阿桃、菊香和红丽在经过两天的急训后,被分别安排在包房里专门为客人按摩和洗脚。
    当她们知道“浴足堂”原来是供人洗脚的场所时,还在私下里窃笑,笑城里人太傻、太奢侈,洗个脚都要花好几十块钱,真是不可理解、也没意思。
    白天,“浴足堂”北京中科医院曝光的生意很清淡。偌大的堂子,几十间包房,差不多全空着。偶尔有三、两个客人,好象也不是冲着洗脚来的。可是,一到了晚上,特别是天黑的时候,不知从哪里拱出那么多的人,一下子占满了所有的包房。
    阿桃接待的第一个客人是位四十岁上下的胖男人。看上去挺有钱,也挺随和。阿桃一边为他做着舒适的按摩,胖男人一边和她摆着“龙门阵”。
    “小妹,你是新来的吧,今年多大了?”
    阿桃回答说,十八。这是老板让她们这么说的。刚来第一天,老板就对她们说,要是有人问她们的年龄,就说十八。谁乱讲炒谁的鱿鱼。
    胖男人用一双色迷迷的眼睛从上到下的打量着阿桃,直看得阿桃满面羞红、浑身不自在,真想抬脚走人。
    “小妹,你长得太好看了。叫什么名字?”
    “阿桃。”
    “名如其人啊。阿桃,你愿不愿跟我出堂?”胖男人见眼前的妹子既靓丽可人,又带着浓浓的乡土野味。而且,多年风月场上的经验告诉他:这个妹子肯定还是个“雏”。不管花多少钱也要把她耍到手。
    阿桃虽然听不懂“出堂”是什么意思,但她已从对方的脸上看出来了。这个胖男人准没安好心。于是,她装着不懂的样子摇了摇头。
    胖男人没再强求。阿桃的羞态更证实了他的猜测,对付这样的妹子他心里有数,常言道,心急吃不了热豆腐。得慢慢来。他坚信凡是进了这种场子的女人,到头来,没有一个能守住自己最后的防线的。金钱会让她们彻底缴械、乖乖的就范。想到这,胖男人便换了种口气,很随意的问道:“小妹,老板每个月给你开多少工资?”
    “管吃管住,三百。”初来乍到的阿桃本不想再和他搭话,可她又不敢得罪客人。只好勉强的应酬着。
    被按摩舒服了又洗完脚的胖男人,起身盯住阿桃说:“好,今天就到这吧。我明天还来,还要你-------”
    果然,这以后的连续三天,胖男人是天天都来。每次都点名要阿桃。前两次还算规矩,只是照例摆摆“龙门阵”,不时的拿眼睛往阿桃的身上、尤其是往她丰满的上瞟一下。可是,到了第三天,胖男人就再也没有耐烦了。就在阿桃为他按摩的时候,他便开始了直白的挑逗:“阿桃,你要是答应我,跟我出堂,我给你一千块。而且,今后我都会常来照顾你的生意。”没等阿桃答话,胖男人则趁其不防,在她弹性十足的屁股上摸了一把。阿桃本能的跳开,涨红了脸气急败坏的用手指着他:“你,你怎么这样?”
    “阿桃,我是真的喜欢你。你知道自己有多么迷人吗?”胖男人迫不及待的丑态让阿桃感到恶心。她没想到会遇上这么个无赖的客人。一气之下,转身跑了出去。
    不料,刚跑到门口便迎面撞上一个人。
    这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她的老板。她当时想,完了。老板要是知道她把客人给得罪了,肯定会炒她的鱿鱼。她一边低下头不敢做声,一边等待着老板的发落。
    老板见她眼圈红红的、神态异常的样子,心里已明白了是怎么回事。不过,让阿桃颇感意外的是,老板不仅没有半点责怪的意思,反而当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安慰了她几句后,还把她请到了老板办公室。
    原来,老板有个连襟在县上当副县长。曾经叮嘱过他,让他给物色一个年轻、貌美的“雏儿”。他心里非常清楚,干他这行的,背后若是没有人罩着,迟早要玩完。这位连襟就是他的保护伞,说白了,就是他的衣食父母。他必须紧紧的抓住不放。所以,对这事他是随时都记在心里的。只是一直还没有遇上合适的。自从那天看到阿桃第一眼的时候,就被她的美貌深深的吸引住了。他断言这个妹子就是连襟要要的那种女娃儿。他本来是不打算安排阿桃下堂的,可前几天人手不够,只好暂时先让她顶着。今天刚好新招了一个,他便急急忙忙的过来要把阿桃给换下来。生怕万一被哪位客人先下了手,他在连襟面前就不好交待了。这不,他们在包房的门口就撞上了。
    第二天,阿桃就在收银台上班了。其中的玄机谁也不清楚。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她心想管它呢,只要不下堂,就不会再受到客人的骚扰了。工资又不少拿。可让她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,月底发工资的时候,老板说她工作表现好,给她发了五百块。说另外两百块是奖金。这让她是又喜又怕,喜的是工作轻松,工资又多;怕的是不明不白的钱拿着心里不安。她已隐隐约约的感觉到,别的姐妹私下里好象正在议论她,连菊香和红丽都在有意的回避她、冷漠她。她感到了一丝的孤独和伤心。然而,她又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,她是问心无愧的呀。想到这,她才坦然了一些。
    一天下午,阿桃被老板叫到了办公室。里面坐着一位她从未见过面的中年男人。他就是老板的连襟、本县堂堂的副县长。阿桃见到陌生的男人,心里就直打怵。连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。她走进去后轻声的:“老板,我来了。”
    “进来吧。阿桃,听说你的父亲身患重病,常年卧床不起。你出来打工就是为了挣钱给你父亲治病的。”
    阿桃见老板如此的关心自己,感激的点了点头。
    “阿桃,这么大的事,怎么也没听你说过?”
    “老板,这是我自己的事,不敢麻烦别人。老板,还有事吗?”
    “没事了。你去忙吧。不过,以后有什么困难就告诉我。”
    阿桃转身走了。
    老板忙问坐在沙发上的副县长:“哥,这妹子如何?”
    刚才,就在他们对话的时候,这位副县长大人坐在那里一言不发,而是专心致志的象欣赏一幅画似地一直看着阿桃。不时满意的点着头。心里忍不住暗暗的赞叹道:好一个出水芙蓉!就是她了。此时,他抬头望着一脸得意的老板,简明的说了一句:“你跟她谈,三天后我听你的消息。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优博娱乐场  |

GMT+8, 2017-8-20 04:24 , Processed in 4.820408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